以青春和梦想为赌注 中国声优的哀伤、喜悦和希望

    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她分秒必争讨生活。

    大学刚毕业,她便孤身来到上海,租了间几平米的单间,找了份感兴趣的工作,便开始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每天,早晨5点起床,洗漱完毕便要匆匆上班,辗转三班地铁、穿过半个城市。因为时间太紧以致连早餐都很难来得及吃,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尽管如此,她的生活还是难以为继,工资少且不稳定,因此只能在下班之后接一些平面照片和COS拍摄的兼职。有时夜里收工回家,连末班地铁都搭不上,这样的生活对一个90后女生来说难免有些残酷。

    而当我问她这么辛苦是否值得时,她眯起眼睛笑着反问道:为了自己的理想与青春,你说值得不?今天的采访对象便是这样一个大学学了动漫设计却从事了动漫声优工作的90后小姑娘。

深夜赶末班车时,路上已经很少行人

    职业=行业+职能,中国兼职声优是群连职业都没有的人。

    她叫晶晶,是一名声优,甚至谈不上是一个正式的“声优”是舶来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国内的配音演员。不过声优多只配游戏和动漫作品,相对而言定义则更为具体。而声优在中国甚至还称不上是一份正式的工作。

    在中国,像晶晶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与配音演员不同的是,他们处于整个动漫与游戏产业的灰色地带。之前就曾有媒体关注过“古剑”等游戏声优团队的生存现状,他们大多都只是作为兼职存在,薪酬不稳,旺季还能拿个几千元,淡季往往就能到食不果腹的境地。而且他们地位弱势,利益毫无保障。“我有一次就吃过亏。”晶晶告诉我说:“有次公司让我来给一部网络动画配音,配过之后感觉没什么问题,公司也挺满意。但后来对方总是鸡蛋里挑骨头,不愿给钱,直到最后动画播出才付了一点结款,到今天我还有一千多工资没能拿到。”

    目前,国内还没有专业的声优公司甚至是工作室,也没有专门的机构去培训他们,以至于我们连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数都无法统计。而至于声优个体本身,他们大部分是连职业定性都没有的尴尬人。

声优在录音工作中

 

    待遇几年如一日,工作一日如几年。

    声优的收入也不容乐观,配音演员出身的张涵予接受采访时曾感叹,配音演员的待遇十几年如一日,没多大改善,“15年前,我配一部电影是300元左右”,15年后;“海外大片主角的配音也不过1000元到1500元左右,但配完一部电影却需要近10天的时间。这样的收入增速远比不上物价的涨速。”。这里再和大家分享一个有趣的故事:黄渤在未成名前,曾为《海底总动员》中多个角色配音,但因为工资实在太低,不得不在做配音演员期间,去夜场表演谋生。

    “很多出色的演员其实同时也是配音演员,但如今这个年代,几乎没人重视配音这个职业,所以这些人的另一面也不为人所知,比如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杨立新(《我爱我家》里面的大儿子),他一生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是为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配音;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冯宪珍,她的名字对于圈外人并不熟悉,但她的一段话却是大多数喜爱玩游戏的人都听过并印象深刻的,知道是哪一段么?——自从部落和联盟携手,共同击败了燃烧军团的入侵……没错,《魔兽世界》最早那一版的开场,无数人至今铭记的声音和画面。但知道谁说的这段话的人非常少。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对于这些表演职业出身,本身就有一定知名度的专业配音员都是这样,对于仅仅是爱好这一职业的业余声优来说,这一行近乎是个死胡同,除了精神上的乐趣之外,物质上几乎没有出头的一天。”因此很多配音演员往往需要出去兼职(如为广告配音和声优等)才能维持生计。当专业的配音演员无法以更低的价格维持生计时,他们只能另谋出路。

    而剩下来的市场就被非专业人员占领,虽然这些非专业人员不论是从专业技能还是自身素质上来说都无法和专业配音相提并论,但是却直接拉低了配音人员的薪酬待遇,因此如果想要立足,所能做的只有把价格压更低以求量,把工时加更长以求质。通常兼职声优配一集高品质的动漫可能要反复数十遍,更有一句台词需要配过百次音的情况出现。“我现在配一集还好,只要三个多小时就能完成,能赚50块钱。”晶晶不无得意的和我说:“也有过怎么都配不上的情况,我最多一句配过一百七十多遍才过,当时真是度秒如年,做这个精神压力太大!”

声优在进行短暂的休息,笑容里露着些许疲惫

    声优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但在中国它还是潜在的,而且潜的很深。

    首先要承认声优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但在中国这个产业还很稚嫩,如果按照日本声优的规模比例去衡量的话,中国可能还有千万甚至数亿的空间没有被挖掘。在日本,一部动漫对声优的金钱投入可占总经费的一成,而且日本声优可以在大型体育场里做各种Show,他们有的商业价值甚至比歌星影星还要高,比如我们熟悉的《柯南》男主角的声优在日本是家喻户晓,配一集的价钱比其他声优配一部电视剧的价格还要高。

    而这在中国,起码目前来说是不太可能出现如此场景,这也和中国动漫产业不强有关,声优作为动漫产业的一个部分,是无法脱离动漫产业而单独存在的。动漫产业弱小的同时,牵带着声优产业也举步维艰。

    更要承认得是,目前,中国动画虽在量上已经受人瞩目,但是质呢?存在着向两边极端发展的状况: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像《魁拔》、《大鱼海棠》这样优秀动漫电影作品的涌现,另一方面却是《高铁侠》、《喜羊羊》等动漫电视作品赤裸裸抄袭的堕落。而声优如果想在国内作为产业良性发展的话,有个良好的大环境是必要的前提。

    中国声优产业基础薄弱,所以目前仍大多以模仿、尤以模仿日本的声优模式为主,但中国没有系统培训声优的体系,声优的个人素质也与日本相去甚远,因此就很难诞生出朴璐美这样的著名声优了。在日本,声优是一个具有创作精神的职业,声优很大程度上是在给一个动漫角色创造并注入灵魂,承担着一部动漫画龙点睛的责任。

    我就这个问题向晶晶提出疑问,她却思索了很久:“现在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是,我们的声优在配音时太在乎自己的音色。公司只给我们台词本,我们也没时间先把整部(动漫)看完了解人物,毕竟时间就是金钱。”

    “现在整个这一行都这样,配出来的东西乍一听姹紫嫣红,其实都是很空洞无神的。但没办法,一个是整个行业都不规范,还有一个是工钱太低,我们也要努力赚钱,保证生存啊!”

    她形容的很平淡,而我,却也感觉到了她的无奈。

    卦曰: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像曰:天地不交,否。批曰:否极则泰。

    当然,一切不可能不会没有转机。例如,《魁拔》到来。

    早在2010年12月,央广都市传媒与北京青青树动漫公司就联合主办了《全优声》声优选拔大赛。其目的一是为动画项目《魁拔》选拔声优,二是为建立健全中国声优体系,使声优专业化并为其实现产业化提供一份力。比赛历时7个月,聘请国内知名配音员、日本一线声优为评审,优秀者将有机会赴日本接受最专业的声优训练。

侠义少年不仅拯救了世界,还拯救了中国声优

    这是国内第一次有组织、有制度的声优选拔活动,也是第一个把声优推向台面的正式舞台。虽然实质效果杯水车薪,但有了开始的影响,后面的事情则会相对简单很多。2013年5月31日,《魁拔之大战元泱界》全国上映,这将是中国专业声优的初试啼声,也标志着中国声优由乱到治的转折。

     而此时,或许是看到了声优的重要性亦或是仅仅从抓眼球的角度来考虑,游戏行业对声优的重视程度也越发表现的明显。近日国内单机游戏厂商大宇就邀请《笑傲江湖》原班配音团队,担任其新游戏《轩辕剑6》的声优工作,女一瑚月的配音季冠霖曾为《甄嬛传》(甄嬛)、《笑傲江湖》(东方不败)等著名角色配音,也体现了游戏商开始对声优的重视。 

季冠霖在给游戏角色配音

    在此之前,盛大对此也已有重视,在拿到《龙之谷》代理之后,也专门斥巨资给《龙之谷》配置专业配音演员充当声优。如此来看,声优在游戏行业中的地位确实得到了拔高,这对像晶晶这样从事声优工作的人来说,不可谓不是利好的消息。

    其实至此,声优能否产业化,能否形成一个行业已不是我所关心的了,因为一个行业是否健康,要看从事这个行业最基础的工作者能否劳有所得,能否去真正他们当初的梦。

    因为晶晶要赶回住所的末班地铁,我们只好提前结束了这次采访,我点起一根烟,看着晶晶起身匆忙远去的背影,我不禁佩服起这个追梦的女孩,祝福她在声优这条道路上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